<tt id="6emgo"><wbr id="6emgo"></wbr></tt><acronym id="6emgo"><small id="6emgo"></small></acronym>
<acronym id="6emgo"><small id="6emgo"></small></acronym>
<acronym id="6emgo"><center id="6emgo"></center></acronym>
<rt id="6emgo"><small id="6emgo"></small></rt>
<tr id="6emgo"><small id="6emgo"></small></tr>

深圳抗疫-原來愛如此動聽

2022-03-02 19:38:02 文章來源:網絡

本文轉自:直**

這個冬天

和去年有點相似

但好像又完全不一樣

疫情重襲

我們沒有驚慌失措

讓我篤定的是

守望相助

我們定能共抗時艱

我知道

防護口罩不能遮擋的

是我們臉上的堅定

安全距離無法消融的

是我們心中的情誼

因為我看到……

你們披星戴月的駐守

你們日**兼程的巡查

你們同舟共濟的并肩

我看到

我們積極響應的擔當

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

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待寒冬離去春暖草青

一定會有新的相逢

本文轉自:中工網

助學老人周火生的100次“希望之約”

來源:環球人物網

原標題:助學老人周火生的100次“希望之約”

“只要我還能動,我希望還有101次、102次……”2018年5月,“希望老人”周火生在第100次金寨助學之行時這樣期盼。

2018年5月19日,周火生老人(前右)與金寨縣希望小學的孩子們在一起交談。新華社記者 陶明 攝

但未曾想,這會成為他與金寨孩子們的**后一面。

2022年元宵節前夕,88歲的周火生走了,卻給孩子們留下了一整個春天。

“要把希望工程作為余生的生命工程”

指針撥回到1993年,全國**所希望小學在安徽金寨縣建成。從報紙上得知此事的周火生,當即匯去了1000元。

坐火車、轉汽車、走山路,輾轉600多公里,1995年,從教師崗位退休的周火生**次走進了這所希望小學,眼前的景象讓他倍感痛心:“兩層小土樓,一間小小的教室里擠著70多個**,課桌就是一塊板子,板凳高高低低,都是**自己從家帶來的,窗戶是紙糊的,沒有電,學校連廁所都沒有,一部分孩子的學費都是**幫墊付的……”

“走進了大山,才知道那里的娃娃有多苦,有多想上學?!被氐浇K昆山后,周火生決定全心全意撲在為貧困孩子捐資助學上。他在日記里寫下這樣一句話:要把希望工程作為余生的生命工程。

為了助學,他對自己苛刻到極致

周火生知道,捐資助學,僅靠自己微薄的退休金是遠遠不夠的。怎么辦?周火生想到了圖書義賣的辦法。為了降低成本,他常去上海文廟市場**圖書,由于文廟市場離車站較遠,老人舍不得幾塊錢的運費,經常是幾個麻袋一條扁擔,把書運到車站。體重只有八十多斤的他,扛著比自己還重的書在兩地之間往返,每天徒步十幾公里只為到各個學校義賣。直到身體無法支撐如此高強度的勞動,周火生才在老伴的勸說下買了輛三輪車。

2017年9月1日清晨,周火生騎著三輪車去義賣圖書。新華社發 隋永浩 攝

在這之后,人們常在昆山的街頭巷尾見到這樣一幅情景:一位身形消瘦的老人、頭戴鴨舌帽、身穿白色上衣,自帶干糧和水,腳踩一輛滿載圖書的三輪車,上面還掛著“義賣圖書捐助希望工程”的小旗子。20多年來,他就這樣走遍了昆山幾乎每所中小學,4輛嶄新的三輪被騎成了廢鐵。

為了助學,周火生在生活中節儉到了苛刻的地步:一身衣服至少穿了十年;一個燒餅就是一頓飯;舍不得住15塊錢一晚的旅館,**生生在車站門口坐到天亮,用省下來的錢給孩子們買了100支鉛筆;家里**像樣的家電是一臺兒**給的空調,用得很少,因為“太費電”。他說,“希望工程要靠錢啊,有錢才有希望”。

“摳”下來的錢,都被捐給了山里的孩子。第1次、第2次、第100次.......每次來到金寨縣希望小學,他都揣著上萬元的助學款。而這一筆筆助學款,也成了貧困學子的希望。

周火生心系貧困學子的事跡,感動了許多人,越來越多的志愿者加入到助學隊伍中。20多年間,周火生愛心義賣的圖書達15萬冊,為金寨捐資助學達48萬元,發動各界愛心人士捐款、捐物合計1200多萬元,資助了1300多名**。許多山里孩子的命運因此而改變。

他如一座燈塔,照亮了山區孩子的未來

從江蘇昆山到安徽金寨,23年,100次往返,他走了12萬多公里。2018年,在兌現了“來100次金寨縣希望小學”的諾言后,周火生終于走不動了。

隨著身體每況愈下,加之受腦梗后遺癥的影響,周火生的思維開始不太清晰,也忘了很多事情,但他從未忘記金寨。

有一次,兒子拎著水果來看望他,他吃了一點就把剩下的塞到**底下,說“要帶到丁埠去,給孩子們吃”。(注:丁埠,是金寨縣南溪鎮的一個村);還有一次深**,他突然從**上爬起來,開始穿衣服、收**裹,護工問他想干啥,他說“要去金寨,天一亮就走”。

2017年9月3日上午,周火生乘坐大巴前往安徽省金寨縣希望小學所在地——南溪鎮,看望那里的孩子。新華社發 隋永浩 攝

讓山區孩子從沒學上到上好學,早已成為深入周火生**子里的習慣。

金寨縣希望小學前任**孫用奇說,當初周火生承諾要一直來金寨時,沒有人相信,但現在沒有人不相信。

昔日的貧困生閆春記得,**次見到周火生老人,是在1995年。那次,周火生送給了她一個帶磁扣的雙面文具盒,她的****拿到了20塊錢助學金。

1997年考取了南溪鎮**名的張玉芳記得,由于家境貧困,她差點被迫選擇一所中專,是周火生老人四處奔走,找到了玉山鎮同心村村委會資助她直到大學畢業......

多年過去,閆春已是金寨縣希望小學的一名**。她說,周火生就像一座照亮漆黑海面的燈塔,“他讓我們這些大山里的窮孩子感覺到,自己并非身處絕境?!?/p>

2004年,張玉芳成為一名記者,在采訪一名貧困生時,她想到了周火生,一下子捐助了當時月薪的四分之一。如今,她也依舊保持著資助貧困生的善舉,“我想對周爺爺說,長大后,我就成了你”。

周火生走了。但,他又沒走。他的愛、他的“希望之火”將永遠留在人們心間,永遠永遠......

(本文綜合自****、新華社**、光明網、文匯報)

上一篇:心靈驛站、服務熱線、紓壓小tips!打工人必看!

下一篇:最后一頁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資訊﹑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安慶熱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韩国美女19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