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6emgo"><wbr id="6emgo"></wbr></tt><acronym id="6emgo"><small id="6emgo"></small></acronym>
<acronym id="6emgo"><small id="6emgo"></small></acronym>
<acronym id="6emgo"><center id="6emgo"></center></acronym>
<rt id="6emgo"><small id="6emgo"></small></rt>
<tr id="6emgo"><small id="6emgo"></small></tr>

債務加入人追償權實現的體系化解釋

2022-03-03 10:05:41 文章來源:網絡

本文轉自:北青網

債務加入,又稱并存的債務承擔,指第三人加入債務關系成為債務人,但原債務人的債務不免除,第三人與原債務人共同負擔同一內容的債務。債務加入是債法的傳統概念,但原合同法中并未規定該制度,司法實踐中通常依法理裁判。民法典第五百五十二條新設債務加入制度,即第三人與債務人約定加入債務,或第三人向債權人表示愿意加入債務的,只要債權人沒有在合理期間行使拒絕權,債權人可以請求第三人在其愿意承擔的債務范圍內和債務人承擔連帶責任。該條并未對債務加入人承擔債務后是否享有追償權作出明確規定,由此引發爭議,本文嘗試就該追償權問題予以分析探討。

一、債務加入人追償權肯定說與否定說的分歧和共**

1.肯定說與否定說的分歧。債務加入人是否享有追償權,在理論和實踐中均存在肯定說和否定說兩種觀點??隙ㄕf認為,債務加入本質上與連帶責任保證相似,都具有增信債權人債權實現的功能。民法典第七百條規定,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后,除當事人另有約定外,有權在其承擔保證責任的范圍內向債務人追償,享有債權人對債務人的權利,但是不得損害債權人的利益。第三人的追償權應當類推適用保證的規定。亦有肯定說觀點認為,應當適用民法典第五百一十九條連帶債務追償規則。

因債務加入與保證對于債權人而言,功能相近,但在**關系上,兩者存在諸多區別,本文不予贅述。部分持肯定說的學者主張,類推適用保證人法定追償權,無視債務加入人與原債務人之間復雜的基礎法律關系,未必妥當。以民法典第五百一十九條第二款作為追償權的依據,甚值贊同,但追償權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債務加入人和原債務人基礎法律關系的影響,則需要進一步討論。

否定說則認為,債務加入系第三人加入原債務關系中,第三人成為共同債務人,而保證具有從屬**,兩者在追償權問題上并不具有可類推**。追償權的產生基于法定或約定,既然民法典第五百五十二條沒有規定追償權,第三人只能與債務人約定追償權,否則第三人不享有追償權。

在否定法定追償權的同時,否定說認為當事人之間有約定追償權的機會,未約定則不可以向原債務人追償。但是,探究當事人加入債務時的內心真意是平衡當事人利益的前提,否則有違正義。第三人作為經濟社會的理**人,在承擔債務時,一般有其經濟或道德上的理**考量。即便是道德考量,也不能當然得出第三人具有贈與的主觀意圖。第三人為債務人承擔債務后,除贈與外,都可以基于基礎法律關系向原債務人主張相應的權利,該權利可以是費用償還請求權、代償請求權等,權利名稱的不同并非否定追償權的正當理由。

2.兩種觀點的共**??隙ㄕf和否定說并非完全對立的觀點,肯定說認為債務加入人承擔債務后當然享有追償權;而否定說雖然否定追償權,但主張債務加入人應按照基礎法律關系向原債務人主張相應的權利。實際上,肯定說和否定說殊途同歸,**終結論并無本質區別。

依肯定說,債務加入人享有直接追償權,原債務人可以基礎法律關系抗辯,以此對抗乃至消解債務加入人的追償權。在債權人起訴債務加入人和原債務人的案件中,**判決債務加入人和原債務人承擔連帶責任,但債務加入人與原債務人之間的基礎法律關系不宜在原債權債務案件中審理,一般應由債務加入人依基礎法律關系另行主張。

依否定說,債務加入人不享有法定追償權,但可以與原債務人約定追償權。沒有約定追償權,并不意味著者債務加入人的權利無法得到保障。因為債務加入人有權依據其與原債務人之間的基礎法律關系主張權利,盡管基礎法律關系具有多樣**,債務加入人承擔債務后主張的權利實際上就是追償權。如債務加入人受原債務人委托承擔債務,其可以以民法典第九百二十一條請求原債務人(委托人)償還(追償)費用并支付利息;如債務加入人僅為了幫助原債務人先行承擔債務,則屬于無因管理,可依民法典第九百七十九條請求受益人(原債務人)償還(追償)必要的費用。故而,肯定說與否定說的區別不在于債務加入人有無追償權,而在于以何種請求權基礎證成追償權。

二、連帶或不真正連帶債務作為債務加入人追償權的正當**理據

1.第三人與原債務人原因關系對追償權的影響。第三人自愿加入債務,系當事人意思自治的體現,但該加入行為必有原因,而對于外部債權人而言,債務加入系無因**行為,即第三人與債務人之間的**基礎法律關系不影響債務加入的成立。但不可否認的是,第三人與債務人之間的原因關系系第三人是否享有追償權的關鍵。除第三人基于贈與的意思加入債務外,第三人均可依據其與債務人之間的基礎關系取得相應權利,只是該權利是否為追償權則應當具體分析。

正如德國民法學者梅迪庫斯所言,如果債務免除不應當是新債務人向原債務人給予的贈與,則新債務人必須獲得對價。此項對價通常出自被免責的原債務人;就是說,要訂立**含對價協議在內的基本行為,必須有原債務人與新債務人不折不扣的共同參與。誠然,民法典并未規定第三人的法定追償權,在沒有約定追償權的情形下,第三人對原債務人并非不享有任何權利。因為在法定或約定追償權之外,尚有因其他法律關系引發的追償權,比如第三人沒有法定或約定義務,但自愿向債權人表示加入債務,第三人承擔債務后,其可以基于無因管理請求債務人償還因管理事務支出的必要費用,該償還請求權也可以稱為追償權。

2.連帶或不真正連帶債務均證成追償權。民法典第五百五十二條規定債務加入法律關系中,第三人與債務人承擔連帶債務,此為當前的通說觀點。但也有觀點認為,第三人與債務人承擔的是不真正連帶債務。

在連帶債務關系中,根據民法典第五百一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實際承擔債務超過自己份額的連帶債務人,有權就超出部分在其他連帶債務人未履行的份額范圍內向其追償,并相應地享有債權人的權利,但是不得損害債權人的利益。而債務加入人追償權與保證人追償權是有所區別的。根據民法典第七百條,保證人一般全額追償;而債務加入人向原債務人追償的數額,取決于其與原債務人之間的基礎法律關系中需分擔的份額,債務加入人對于超出自己份額的部分,可以向原債務人追償。

不同于連帶債務,不真正連帶債務中有終局責任人。按照不真正連帶債務的相關理論,在債務加入人和原債務人的**關系上,原債務人系終局責任人,債務加入人承擔債務后,取得向原債務人終局**追償的權利。所以,無論債務加入人與原債務人之間系連帶關系還是不真正連帶關系,都不應否認債務加入人的追償權。

三、債務加入人追償權的司法適用

1.民法典未規定債務加入人追償權并非法律漏洞。根據民法典第七百條的規定,除當事人另有約定外,保證人對債務人享有法定追償權。此法定追償權源于保證的從屬**和形式無償**。而民法典第五百五十二條沒有規定債務加入人的追償權,有觀點認為這屬于法律漏洞。但即便民法典沒有直接規定債務加入人對原債務人的追償權,也不意味著債務加入人必須與原債務人約定后才能取得追償權。因債務加入人完全可以其與原債務人的基礎法律關系向原債務人主張相應的權利,只是債務加入人承擔債務的原因較為復雜,并非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后的法定追償那樣簡單純粹。所以,不宜在民法典第五百五十二條直接規定債務加入人追償權。該條未規定債務加入人追償權并非法律漏洞,而是法律條文體系化解釋的問題。申言之,保證人享有法定的直接追償權;而債務加入人清償債務后,依據民法典第五百一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取得基于基礎法律關系的間接追償權。

2.不宜在判決主文中直接賦予對原債務人的追償權。債務加入人與原債務人之間系連帶債務關系,債務加入人在行使追償權時需證明超出其**份額的部分。債務加入人追償權的有無以及數額,取決于雙方的基礎法律關系,該法律關系與原債權債務關系不具有從屬**,亦非同一法律關系,兩者之間無實質牽連,故一般不宜在債權人訴原債務人和債務加入人的案件中處理追償權問題,應由債務加入人另行向原債務人主張。而在債權人起訴債務人和保證人的案件中,可以直接在判決主文中明確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后有權向債務人追償。

3.債務加入人對保證人沒有追償權。追償權是基礎**權利,而法定代位權可以補強追償權的效力。因保證人只為原債務人提供擔保,債務加入人承擔債務后不能直接向保證人追償。但有觀點認為,根據民法典第五百一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連帶債務人承擔債務后“相應地享有債權人的權利”,即該款賦予承擔債務的連帶債務人法定代位權,其可代位向其他連帶債務人的保證人行使追償權。然而,在債務加入中,債務加入人和保證人分別屬于**層次和第二層次債務人,債務加入人代位向原債務人的保證人追償,可能導致循環追償的局面。所以,除非債務加入人與債權人約定了債權轉讓關系,否則應按其與原債務人間的基礎法律關系處理,其無權向原債務人的保證人直接或代位追償。

(作者單位: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 谷昔偉)

(人民**報)

本文轉自:全國能源信息**

【能源人都在看,**右上角加'關注'】

日前,四川省能源監管辦、經信廳聯合印發《關于明確2022年四川電力交易意見的通知》(下稱《意見》),業內解讀指出,與之前相比,此次《意見》明確推動非水可再生能源參與市場,讓市場決定價格,推進四川西部清潔能源發展,促進電力結構優化;《意見》同時在售電側建立了更為嚴格的規則,并強化零售市場建設,促進了計劃內外電力交易品種的雙向融通,在確保發用兩側利益的同時對售電公司提出更高要求,未來發售一體化優勢或將更加凸顯。

日前,四川省能源監管辦、經信廳聯合印發《關于明確2022年四川電力交易意見的通知》(下稱《意見》)。業內解讀指出,與之前相比,此次《意見》明確推動非水可再生能源參與市場,讓市場決定價格,推進四川西部清潔能源發展,促進電力結構優化;《意見》同時在售電側建立了更為嚴格的規則,并強化零售市場建設,促進了計劃內外電力交易品種的雙向融通,在確保發用兩側利益的同時對售電公司提出更高要求,未來發售一體化優勢或將更加凸顯。

風、光與水互補 促川西清潔能源發展

記者注意到,此次《意見》明確推動非水可再生能源參與市場交易。在以往水電、燃煤火電企業參加市場的基礎上,對省內**電量交易、用電側合同轉讓等均制定了光伏、風電參與交易的相關規則,“2022年,符合條件的風電、光伏發電企業均可與水電企業同臺競爭”。

四川有著豐富且集中的水電資源,推動非水可再生能源參與市場有何意義?對此,四川能投售電有限責任公司電力交易分公司負責人吳天分析,因四川以徑流式電站為主,季節**變化明顯,枯水期電量往往供不應求?!巴晁拇ㄔ诳菟跁r甚至要向外省購電,而風、光與水電恰恰相反,在水電枯水期時出力明顯,兩者實際上形成了互補關系,而不是競爭關系?!?/p>

來自四川某風電企業數據顯示,在四川枯水期、貧水期和豐水期時,其風力發電能力比為8:2.7:2.8。這意味著其風力發電能力在枯水期時比貧水、豐水期加在一起還要再多一倍,與水電發電能力互補明顯。

廈門大學經濟學院**能源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孫傳旺指出,四川省風光資源分布不均,主要集中在西部高原地區,總體呈現西高東低的空間布局?!胺撬稍偕茉磪⑴c市場,將發揮市場決定價格的積極作用,推進川西清潔能源發展,優化電力結構,但同時也將對電力系統調節能力提出更高要求?!?/p>

“更多可再生能源進入市場交易后,相關機制也應更完善。目前,對于可再生能源消納,我國仍處于從計劃保障**消納向市場化消納過渡的過程,各個板塊應該形成合力,為促進可再生能源市場化消納提供穩健的市場基礎?!?*社會科學院**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馮永晟分析,在建立健全可再生能源市場化交易的過程中,要理順現貨市場與**服務市場以及中長期交易的關系,形成以現貨市場為主的基礎市場體系;其次,要構建起以配額為基礎的,能夠反映可再生能源環境價值的機制。

打破計劃與市場單向流通壁壘 凸顯發售一體化優勢

在吳天看來,《意見》**大的變化就是在售電側中明確了計劃內外交易品種的關系:在年度交易中,計劃內外品種在轉讓時不可相互承接,并且拍賣分開校核;而在月度交易中,則沒有了計劃內外品種之分。

四川計劃內交易品種**括常規直購、留存電量;計劃外交易品種則**括戰略長協、富余電量、低谷棄水、水電消納示范、電能替代等?!敖衲暝谑垭妭茸兂闪四甓确珠_校核、月度合并考核。這就意味著參與計劃外交易品種越多的售電公司,交易策略就會更加靈活?!眳翘煺f。

“《意見》關于計劃內外品種轉讓的年度與月度規定,從根本上保障了年度交易中的常規直購指標,但也對常規直購指標與需求結構的匹配度提出更高要求,這將直接影響發電和用電兩側主體的年度和月度交易策略?!睂O傳旺指出,從售電角度看,只參與單一交易品種,售電公司的交易成本會增加,但并不會影響參與交易品種多的售電公司交易成本,發售一體化的售電公司優勢會更加凸顯。

馮永晟分析,月度品種交易的合并意味著售電公司可以在月度交易里買到原本優先發電的那部分電量。從售電側分析,在原來的規則下,計劃內的品種很容易嵌入到市場邊界內,但市場邊界內的品種卻很難嵌入到計劃內,現在就相當于打破單向壁壘,促進了雙向溝通?!斑@樣一來,售電側在合同投資方面就有了更多空間和更多手段,通過偏差考核的可能**就更大、選擇也更多。相應偏差考核也就應該更加嚴格?!?/p>

市場規則趨嚴 發用兩側均受益

《意見》針對發用兩側偏差免考核范圍不對等的情況,調整了發用兩側免偏差考核范圍:用電側與發電側統一,偏差考核閾值進一步縮小,執行指標為±2%。

對此,孫傳旺解讀指出,近幾年四川省不斷調整偏差考核閾值,表明市場對于合同電量和實際用電量出現偏差的彈**空間正逐漸減小。從用電側看,偏差考核閾值的降低將可能影響部分售電公司偏差調控策略下的**,但隨著市場交易品種變多,交易頻次擴大,對實力較強的售電公司影響可控。

馮永晟亦坦言,部分售電公司以控制偏差考核****原本就是不合理的,只能作為過渡期**?!皡⑴c市場化交易就該為市場化平衡承擔經濟責任。在過渡期內給予免考核空間,為的是幫助各類市場主體適應市場環境。但隨著市場運行逐漸成熟,管控規則就應該逐漸趨嚴,偏差考核的范圍也應越來越**確?!?/p>

在孫傳旺看來,偏差考核閾值的縮小還將有利于用戶數字化監測手段的升級與用能管理**細化水平的提高。從發電側看則有利于平滑發電計劃,降低發電成本。

此外,記者注意到,《意見》也強化了零售市場建設,增加了零售市場交易電價限價范圍與建立零售用戶月度調節機制的相關規定。

“此舉措可避免以往交易中存在的用電側惡意招標、售電公司惡意壓低報價等現象,并對交易中心的一些不規范操作形成約束?!眳翘煺J為。

“健全零售市場規則,一方面可有效避免出現零售端消費者因議價能力較弱而推升用電價格現象,維護零售用戶的利益;另一方面,亦對售電公司自身建立適應零售市場的月度調整機制提出要求,反映出零售市場將呈現以價格競爭為主導的態勢,從而要求售電企業既要降低成本,又要提升服務質量?!睂O傳旺進一步指出。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轉載自**能源網,所發內容不代表本**立場。

全國能源信息**聯系電話:010-65367702,郵箱:hz@people-energy.com.cn,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臺西路2號人民日報社

上一篇:因違規增持森特士興*份 新華都及陳發樹被處以監管警示

下一篇:最后一頁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資訊﹑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安慶熱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韩国美女19禁福利